馆长请亮宝
馆长请亮宝
又名:
馆长请亮宝/
主演:
蒙曼 纪连海 钱文忠 
导演:
未知
状态:
更新至20220813期
语言:
国语
地区:
内地
上映:
2022
更新:
22-11-29
馆长请亮宝剧情

内蒙古卫视大型文博综艺节目《馆长·请亮宝》,走进三星堆博物馆、敦煌博物馆、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中国陶瓷博物馆、河南博物馆、山东博物馆等在内的国内24家知名博物馆,寻找宝物并邀请馆长亲临现场,和文化嘉宾蒙曼、纪连海、王震中、钱文忠等一道讲述文物背后的故事,让文物“活”起来。

馆长请亮宝相关视频
馆长请亮宝相关问答

埃及国家博物馆的首位女馆长

珍藏了大量珍贵文物的埃及国家博物馆举世闻名,和金字塔一样是访问埃及的必到之处。今年2月初,这家著名博物馆迎来了建馆100多年来首位女馆长———瓦法阿·西迪克。2004年53岁的西迪克说,她很早时就对历史尤其是埃及古代史产生了浓厚兴趣。因为这份爱好,1972年她考入开罗大学时并没有选择一些特别热门的专业,而是进了埃及文物系。由于学习成绩突出,学校推荐她参加了一些考古挖掘活动,包括参与英国著名考古队对埃及一座古城的挖掘工作,研究该城历史遗迹。大学毕业后,西迪克担任吉萨金字塔地区助理考古员;之后又先后参与主持多项考古活动。1977年,她主持一个古代墓群的挖掘工作,后经考证确认是距今5000多年的早期王朝时期的古墓,为研究该时期的生活和墓葬特点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线索。有付出必有收获。凭着勤奋工作和突出业绩,西迪克于1979年获得政府奖学金,到西方留学。她在学习西方先进理念的同时,融合过去几年的工作经历,相互比较,相互验证,从而事半功倍,以优异的成绩于1983年获得埃及文物学博士学位。学成归国的西迪克满腔抱负,想用自己的所学,为国家的考古事业作贡献。她直接进入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下属的文物协会工作,创办并主编《文物世界》月刊,主要介绍埃及国内和世界上重大的文物发现及研究成果,给考古界同仁提供了一个相互交流的平台,受到广泛好评。1987年,西迪克因为丈夫事业发展的需要,一起前往德国,直到今年初才回国。埃及文物最高委员会2月9日宣布了对西迪克的任命。在德国的10多年间,西迪克无法从事喜欢的事业,但她也没有因此放弃自己的爱好,又走进大学殿堂,进修博物馆管理和儿童博物馆理论。假期里,西迪克参观了大英博物馆、卢浮宫等等,欧洲几乎所有著名的博物馆都留下她的足迹。由此,西迪克对博物馆的管理和发展有了许多理性和感性的认识,而回国后的新职务,为她搭建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埃及国家博物馆馆长”,这几个字眼在别人眼里是一种荣耀,但对于西迪克,更多地意味着责任,而且任重道远。埃及博物馆是世界上最著名、规模最大的古埃及文物博物馆,这里收藏了自古埃及法老时代至公元六世纪的历史文物16万余件,但是只有少数一些展品有阿文或者英文说明。因此,西迪克计划整理每件文物的说明,包括目前的展品和被束之高阁的藏品。没有说明的要从头开始做,原有的说明需要校对并且增添新内容。“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需要我们做很多细致的工作,”她说。西迪克说,博物馆还要对员工进行系统的专业培训。作为一名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必须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历史文物方面的,修缮文物方面的,然而现在埃及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大多属于临时招聘,只能维持一下秩序而已。由于埃及博物馆面积有限,无法容纳现有的文物,埃及政府正在吉萨金字塔地区筹建“大埃及博物馆”。等到该博物馆落成,自然面临调整展品的问题,届时很多文物将搬到大埃及博物馆,其中包括被誉为埃及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图坦卡蒙的金面罩”。“当然这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现在不会,”馆长仿佛有点舍不得。“所有这些计划也许需要20年时间,也许等我死了还没完成,但我会一直做下去,”西迪克说。谈到近期的工作计划,她说,博物馆将组织主题展览,展示一批馆藏珍品,以便尽可能多地吸引参观者;今年,博物馆还将启动包括建立图书馆和参观者中心在内的扩建项目。“我只希望我的努力、我的工作与博物馆的地位和名誉相符,”西迪克诚恳地表示。 谈到自己的家庭,西迪克的语气显得轻松很多。丈夫从事生物制药研究和贸易,做得很成功。以前在德国时,西迪克没有那么忙碌,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她打理。现在,做了博物馆的一把手,每天都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还有各种接待、会议和访问,“这些都需要时间,连休息日也没了,但我还是家里的女主人,尽可能做一些家务,包括洗衣做饭,因此我每天早上4点就起床。”但是,人的时间和精力毕竟有限,西迪克将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工作中,对家庭必然有一些疏忽。丈夫并没有为此有所怨言。“我的丈夫非常理解我,100%地支持我的工作,一点抱怨都没有。”说这句话时,谁都能从西迪克的脸上读出幸福,“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家庭是我的依靠。”西迪克有两个儿子,一个16岁,一个13岁,全都生在德国长在德国,因此回埃及后直接进入开罗德国大学的中学部读书。“两个孩子都很懂事,不会找我的麻烦,但我却觉得很愧疚,父母亲都那么忙碌,没时间陪他们。” 很多人看来,西迪克职位显赫、家庭幸福,是一名成功的女性,但她却说:“其实我不算成功女性。”想象中的阿拉伯妇女,都乖乖呆在家里,全心全意相夫教子,操持家务,出门都戴上头巾,包得严严实实。其实,现在的阿拉伯妇女尤其是埃及妇女的地位有了很大的提高,妇女结婚以后还参加工作的已经屡见不鲜,还有女大使、女议员、女部长、女飞行员……英国首相夫人谢丽·布莱尔在前不久的一次发言中就特地指出,阿拉伯世界在尊重妇女方面发生了积极的变化。“现在,各行各业都有女专家,尤其是文物考古方面,我们博物馆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重要部门也是女主任。”西迪克指的是古代部的主任和文物修缮部的主任。“所以,我这样的并不算什么,”她谦虚地说。 西迪克是个大忙人。一开始联系采访的时候,馆长办公室的电话老是占线,好不容易打通,秘书接的。知道采访意图后,秘书说要看一下工作时间表。我怕秘书拖拉,就说中国有13亿读者迫切希望进一步了解埃及博物馆和馆长。秘书也许为“13亿读者”动心了,最后敲定星期五早上九点半。“星期五?”我很诧异。那天是穆斯林的主日,全民休息,甚至很多商店都会关门,馆长还要上班?抵达博物馆的时候,馆外各种肤色的游客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参观前的例行安检。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走进馆长办公室,恰巧看到一幅握手道别的情景,原来西迪克刚刚接待完几位外国朋友。在我们的采访过程中,不时有人进来与西迪克打招呼,她还接了若干个电话。快到十点半的时候,馆长就说抱歉,“请加快速度,我一会儿还有一个会议。”即使这么忙碌,也看不出西迪克的疲惫,她说话总是不急不缓,而且吐字清晰,声音富有磁性,尤其是她的微笑,很含蓄又很亲切,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秀外慧中的知性美。



诸葛亮的故事梗概

诸葛亮七擒孟获 诸葛亮七擒孟获处位于今云南省沾益县。诸葛亮南征,七擒七纵孟获,平定南中。 《三国演义》第九十回 驱巨善六破蛮兵 烧藤甲七擒孟获 忽一人人帐谓孟获曰:“丞相面羞,不欲与公相见。特令我来放公回去,再招人马来决胜 负。公今可速去。”孟获垂泪言曰:“七擒七纵,自古未尝有也。吾虽化外之人,颇知 礼义,直如此无羞耻乎?”遂同兄弟妻子宗党人等,皆匍匐跪于帐下,肉袒谢罪曰: “丞相天威,南人不复反矣!”孔明曰:“公今服乎?”获泣谢曰:“某子子孙孙皆感 覆载生成之恩,安得不服!”孔明乃请孟获上帐,设宴庆贺,就令永为洞主。所夺之地, 尽皆退还。孟获宗党及诸蛮兵,无不感戴,皆欣然跳跃而去。后人有诗赞孔明曰:“羽扇纶巾拥碧幢,七擒妙策制蛮王。至今溪洞传威德,为选高原立庙堂。” 华容古道�� 公元208年,曹操在夺取荆州后,马不停蹄,率领二十多万 水陆大军顺江东下。计划一举消灭刘备和孙权,实现统一全国的宏愿,可是他被胜利冲昏了头脑,骄傲轻敌,结果被孙刘联军火烧赤壁,仓惶溃逃,败走华容道。 什么叫华容道呢?据《资治通鉴》注释中的说法,就是“从此道可至华容也”。这里所说的华容,当然是指华容县城。华容道也就是赤壁战争中曹军逃入华容县界后向华容县城逃跑的路线 。古华容县城在现监利县城以北约60里的周老咀附近。如果从曹操屯兵的地方乌林到曹操逃跑的目的地南郡划一条直线,华容城正好在这条直线的中心。曹要逃回江陵,走华容县城是最捷径的路线。而且当时华容县城附近有曹军的粮草仓库,便于撤退中的将士补充草。 由于这一带有古代的沼泽湖泊阻隔。从乌林到华容城没有直路可走。曹军只能沿江向西溃逃,进入华容县境之后,再向西北折奔华容县城。这样就必须涉过大泽边上的一片沼泽地带。根据县志记载,曹操逃到太平桥时,人马陷入泥泞之中,不得不扔掉马鞭,下马步行,这里尚有“曹鞭港”古地名。曲鞭港到毛家口二十里路,“地窄路险,坎坷难行”,曹军“遇泥泞,道不通。”乃令兵士砍芦苇、蒿草填路,“赢兵为人踏藉,陷泥中,死者甚众”。 南宋大诗人陆游在乾道六年(1170年)曾经坐船经过这一带。他写道:“自是复无人居,两岸葭苇弥望,谓之百里荒”。舟人云:“自此陂泽深阻,虎狼出没。未明而行,则挽夫多为所害”。距曹操兵败960年之后,华容道一带尚且如此荒凉,曹军当时的艰辛狼狈之状,就可想而知了。 华容道真正得到开发是从元代开始的。今日的华容道,已根本看不见昔日的荒凉,而是绿树成荫,道路两侧良田万顷。稻谷飘香,荷花吐艳。傍晚,袅袅炊烟腾空而起,呈现出一派平原水乡风光. 奉节白帝城----刘备托孤、水八阵�� 三峡木石艺术馆座落在历史悠久、风光迤俪的长江三峡第一峡瞿塘峡口的白帝城。唐代大诗人李白的“朝辞白帝彩云间”为这里增添了无穷魅力。著名美学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王朝闻为三峡木石艺术馆题写馆名。 三峡木石艺术馆陈列展出了重庆市奉节县白帝城博物馆名誉馆长魏靖宇先生觅自然之美,饮造化之源,倾情创作和收藏的近百件三峡阴沉木雕和三峡奇石艺术作品,徜徉在其中,您或许可以感悟到自然与人生的真谛。 白帝高为三峡镇!又是杜诗,把位于夔门北侧,扼川鄂咽喉的白帝城之形胜一语道出。继后有清代诗人名句:“西控巴渝收万壑,东边荆楚压群山”,也另有一种磅礴气度。 作为军事要防的白帝城,地域很宽,年代久远。那是公元一世纪(西汉末年),公孙述据蜀,自称“白帝”,在此筑城设防,死后在白帝山头留下一座纪念性庙宇,这就是我们现在去游览的白帝庙。 距公孙述两百年后,另一位历史名人——三国时的蜀汉皇帝刘备伐吴兵败,退守白帝城,病死永安宫。临终前无限悲壮地将国事(半壁江山)家事(只剩下孤儿在世)一并托付丞相诸葛亮,这就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刘备托孤”。 现存的白帝庙系清代建筑,明良殿、武候祠、托孤堂、观星亭等,多侧面地宣扬着与“托孤”有关的历史名人。东西碑林里,会集了隋至清代的七十余帧珍贵石刻。诗史堂里陈列着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当代书画名家的墨宝。文物室以大溪文化为源流,按通史顺序展现了这一带出土文物的丰盛。山腰的西阁则是纪念杜甫的地方,杜甫在奉节客住不到两年,却留下佳构四百余首,占今存杜诗的七分之二。恁窗眺望,我们看到的正是他吟唱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壮伟景象,蓦然间也涌上了昂扬的激情。 水八阵 在今四川省奉节县城东约六里的长江北岸,据说诸葛亮曾在坝上垒石而成八阵图,俗称“水八阵”。阵图上,石垒纵横八行,行垒间相距两丈,共六十四垒。 诸葛亮空城计的合理性�� 单纯视为诸葛亮与司马懿之间的赌博,未免太小看空城计的合理性。 事先的安排与事后的变化不多考虑,断章取义仅凭焚香弹琴的从容悠情,以管窥天或坐井观天,见识有如瞎人摸象,难以得见全貌。从《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马谡拒谏失街亭 武侯弹琴退仲达」前后文仔细端详,把时间背景及细节过程娓娓道来,方可探知究竟,事实胜于雄辩,而不是猜想可能,或是感觉应该如何。 诸葛亮在得知街亭及列柳城尽失时,正着手安排北伐军撤兵事宜:所以一开始就安排关兴及张苞各引精兵三千人投往武功山,又令张翼先遣剑阁以备妥归路,再命马岱及姜维殿后准备埋伏,最后移民天水、南安及安定等三郡官吏军民皆入汉中。而诸葛亮亲率五千兵马运粮,这些分拨安排,正是打算撒兵的序列开始。 可惜总有人错认为诸葛亮只用一座空城打算对抗司马懿,或是讹言成毫无准备之下被迫迎战,事实上诸葛亮在事前的分拨安排,却鲜少人知。事前已有埋伏,才敢布局示疑,这与事前没有准备,赌运气冒险一博的情形迥然不同。老是往司马懿「养敌自保」,或是诸葛亮「冒汗走险」等方面猜测,不如仔细落实事件的「前因后果」,还比较具体根据而不沦于幻想迷惑。 从火烧新野及博望用水开始,屡被吓得惨败的魏军官兵,在其心目中,诸葛亮是个善用诱兵的奇兵专家。而且魏军亦向来善用诱兵,从早年的濮阳之役诱取吕布,以及官渡之战诱斩文丑等,魏军早知贪饵受诱的下场——壮烈牺牲地重创负伤。诸葛亮高举北伐大旗,集结大军来袭,不管是移动三郡居民或是节度蜀兵诸将的行动,都不会是小活动而不为人所知,纵使司马懿不知蜀兵虚实,也能知悉蜀兵曾有大规模的移动。但是司马懿等魏军在西城跟前所看到的蜀军,却无任何大规规重兵,这些蜀军怎会消失不见呢?移防的蜀军人在何方呢?会不会是埋伏准备袭击呢?是不是诸葛亮打算用少人的诱兵引导魏军入城受死,以诸葛亮为蜀军的最高领导,谁敢掉以轻心看扁? 司马懿再冒失也要盘算诸葛亮的麾下大将,像关兴、张苞、马岱及魏延等蜀兵诸将,是不是全都聚集在西城等死,还是隐匿在旁,虎视眈眈伺机而动?或是研判蜀兵诸将悉数逃亡,仅剩诸葛亮一人落单,眼中没有蜀兵诸将存在,除非司马懿得意豪赌,自认逮到没有护卫兵团的集团主帅,这若不是运气太好,就是诸葛亮设下陷阱,以诱兵请君入瓮。 司马懿原本不信哨兵报情,亲自探敌求证后,于是采取谨慎的措施。先行后退,再缓徐图:若有埋伏,则顺势引退;若无埋伏,则再兴战事。从司马懿不久又重回西城,盘问当地居民有关蜀军虚实,便可得知司马懿的确有卷土重来的军事行动,并非像有人所说的「魏兵一路吓回长安」。先退一步,保持安全距离,再另谋主意,而非惊吓大逃。 后来就在武功山的小路,关兴及张苞杀声盈谷,更兼魏军心疑,岂敢久停。曹真本想贪功追杀,不意却半途中伏,被诸葛亮事前所分拨安排的姜维及马岱拦截,不得不引兵鼠窜而还。司马懿若不早退,差点就落得曹真的下场。随着司马懿撤兵暂退,诸葛亮趁机撤回汉中。事先有「分拨安排」,事后有「埋伏交战」,遂使诸葛亮以风声鹤唳的静肃,巧设空城疑计而圈套司马懿。 正史在裴注引有郭冲三事,谈论诸葛亮空城计。 裴松之已经就空城计的发生时间、地理位置、攻守形势及礼节尊卑不分等加以驳斥,所以郭冲所言并非事实。光是司马懿人仍为荆州都督(就是周瑜一辈当不到的职位),人在宛城,没空北上街亭与诸葛亮对阵,时空已经不符。 郭冲说司马懿带兵二十万,诸葛亮仅留蜀兵万人,其它余军则交给魏延,司马懿以二十比一的优势,根本不用惧怕。而《三国演义》却说魏军仅有十五万,诸葛亮自身有兵二千五百名,另二千五百名蜀兵暂出,而关兴及张苞各领三千,这里已有一万一千名,还有张翼、姜维及马岱各军未计,若再把街亭战场的王平、魏延、高翔、申耽及申仪等残军计入,还有赵云及邓芝的箕谷疑军合并计算,恐怕兵少的人不是蜀兵。按《三国演义》的说法,当初诸葛亮率领大兵三十余万,蜀兵北伐军当初还能惊动魏明帝亲征,军队的规模及实力仍不容小觑。 按《汉晋春秋》诸葛亮自称:「大军在祁山、箕谷,皆多于贼,而不能破贼,为贼所破者,则此病不在兵少也,在一人耳。」也就是蜀兵多于魏兵,而非魏兵多于蜀兵。若是司马懿大军以众凌寡,又何需在意区区万名蜀兵呢?事实上诸葛亮也不是仅带万人就敢北伐,连南征南蛮都不只动用万人,北伐又怎只用万人。司马懿的对象不仅是诸葛亮的直属本队,更应考虑全体北伐大军。 人数再多并非不怕陷阱,战国时长平之役,赵卒虽以四十余万人之众,仍落入秦军包围而挨饿,最后还被迫投降坑杀。汉中一带的山岳地形,满布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及天隙等险要,以石穴丛林等障碍,最怕身陷死地而无逃生余地。山林还不利于魏军骑兵的奔驰,山谷中的关隘其中还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险要,兵卒虽多,忽略地形的限制,岂不大意。 诸葛亮已有大军,兼有地利,司马懿如郭冲所称,虽有二十万,但仍未必占尽上风。而且郭冲最大的失误,就是忽略蜀兵诸将的存在,司马懿屈指可算出北伐诸将的所在,面对只剩诸葛亮一人的军队,除非司马懿目中无人,看不见魏延、高翔、赵云及王平等蜀将。否则司马懿则应推敲这些蜀兵诸将是否正埋伏有以待之,诸葛亮在后来善用诱兵斩杀张合及王双等人,更证明魏兵冒进的下场,自食轻敌的恶果,恐将遭身死败亡之途。 诸葛亮的空城计,最早不是出现于明清以后的《三国演义》,反而出现于来自于正史陈寿所著《三国志》的附注(郭冲三事),而且后者还比前者不合理。这很讽刺,来自正史的附注不可信,反而虚构的演义面面俱到。 此外,诸葛亮的发明,如:孔明灯、木牛牛马等。还有与他老婆的故事,如:诸葛巾、鹅毛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