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脱,内衣
王者荣耀,脱,内衣
又名:
王者荣耀,脱,内衣/格杀令
主演:
大岛由加利 郭秀云 高飞 基宝洛莫利 冯伟伦 
导演:
高飞 
状态:
超清
语言:
粤语
地区:
中国香港
上映:
1993-02-02
更新:
22-09-23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王者荣耀,脱,内衣剧情
在这个争权夺利的江湖之中风云变幻人心难测,为了利益兄弟刀兵相见,江湖再起腥风血雨。  国际刑警珍与香港刑警贺龙,一直追查五名犯案在逃之山口组党员高田太郎,得知这班人已往菲律宾,珍与另一名香港刑警沙朗合作调查。艾柏为人正义、重友情,但因年前目睹妻子被杀而变得稍微暴燥,时常因辨案时过份拼搏,甚至超越其他部门之界限而被上司怪责。  与此同时,香港时装界女强人陈仙蒂亦为了举辨一项时装展览而到达菲律宾,并且无意间有与警务人员对抗者歼灭。  艾柏与珍除了追查凶徒外,并负责保护仙蒂的安全,艾柏提议到其母亲家中暂住,怎料被高鹏等人追随而来,艾柏的母亲及儿子无辜惨死,而仙蒂侥幸逃离。最后被发现,终近谢仕说出山口组之总部地点,与艾柏一起杀入重团,作出最后一拼。
王者荣耀,脱,内衣相关视频
  • marry me!
    共10集,完结

    marry me!

    Marry Me!久间田琳加,濑户利树,柾木玲弥,温水洋一,高桥瞳,水泽林太郎日本剧,日本

  • 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 第七季
    完结

    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 第七季

    基本演绎法,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 第七季 Elementary Season 7约翰尼·李·米勒,刘玉玲,乔恩·迈克尔·希尔,艾丹·奎因,艾米莉·斯沃洛,奥菲利亚·拉维邦德,塔姆辛·格雷格,瑞切尔·霍姆斯,杰米·托马斯·金,塔拉·萨莫斯,戴夫·沙兰斯基,费德里克·多尔德,萨弗蓉·布罗斯剧情,悬疑,犯罪,欧美剧,欧美

  • 恶魔的羞耻
    BD中字

    恶魔的羞耻

    西蒙·飞利普斯剧情片,剧情

  • 袁隆平
    超清

    袁隆平

    袁隆平2009,袁隆平果靖霖,徐筠,袁隆平,翟乃社,曹艳艳,霍青,曹秋根,张论,王振,Christy,Shapiro,王春庭,刘阿晶,赵楠,吴可依,邵胜杰,王俊忠,匡新力,刘佳鹏,严菊芳,王希里剧情,传记,剧情片

  • 哈哈哈哈哈
    更新至20210129期

    哈哈哈哈哈

    邓超,鹿晗,陈赫真人秀,国产综艺,大陆综艺

  • 梦回青河
    共41集,完结

    梦回青河

    梦回青河2006,梦回青河刘雪华,何琳,李子雄,杜雨露,苗圃,李琳,王伯昭,杨紫茳,柯奂如,吴素琴,张世会,谭凯,李歇,王虎城,夏力薪,王海地剧情,国产剧,国产

  • 天蓬归来
    超清

    天蓬归来

    天蓬归来赵圆瑗,陈信喆,黄嘉鑫,李佳潼喜剧,爱情,奇幻,古装,科幻,科幻片

  • 反贪风暴
    超清

    反贪风暴

    反贪风暴古天乐,林家栋,陈静,夏嫣,王敏德剧情,动作,犯罪,犯罪片

  • 俺物语
    超清

    俺物语

    我的故事,Ore Monogatari,My Love Story铃木亮平,永野芽郁,坂口健太郎,森高爱,高桥春织,恒松祐里,伊藤健太郎,小松直树,,中尾明庆,高田里穗,堀越太耀,池谷伸枝,绿友利惠,涩川清彦,寺胁康文,铃木砂羽喜剧,爱情,喜剧片

  • 我是大赢家 2012
    更新至第55期已完结

    我是大赢家 2012

    日韩综艺

王者荣耀,脱,内衣相关问答

有谁知道毛人凤的孙子是谁,现在干什么

1



大时代的问题

[编辑本段]基本资料 片名:大时代 The Greed of Man 导演:韦家辉 上映:1992年 地区:中国香港 语言:粤语 集数:40集 类型:时装情仇剧[编辑本段]演员列表 角色 演员 丁蟹——郑少秋 丁孝蟹——邵仲衡 丁益蟹——陶大宇 丁旺蟹——吴启明 丁利蟹——郭政鸿 方进新——刘松仁 方展博——刘青云 方芳——吴咏红 方婷——李丽珍 方敏——杨羚 罗惠玲——蓝洁瑛 阮梅——周慧敏 龙纪文——郭蔼明 何贱——黎宣 龙成邦——曾江 周济生——刘江 陈万贤——江毅 叶天——罗乐林 陈滔滔——林保怡 李光——艾威 陈滔滔的一个助手——林韦辰 丁家的一个股票经纪——黄德斌 丁家另一个股票经纪——林家栋 方芳童年——唐宁 方展博 该剧真正的男一号,无论是出镜率还是对剧情的推动都位居No.1的角色。不能不说,影帝刘青云对这个角色的把握实在入木三分,将一个并不算潇洒俊逸人见人爱的“傻大个”形象塑造得如此活灵活现,对家人发自内心的爱,自小作为长子就背负的责任感和血债,以及对心爱股票的热忱和执著,都让这个人物形象除了在外形上略输一筹外显得特别高大,颇能博得最广泛人群的好感。有一些神经质,但成功往往属于与众不同的人。不过我个人是不喜欢这个角色的。他剧中虽然命运坎坷,但有两个情深意重的女子爱着他,他也算最幸福的了。何况这两个女子一个是香港史上的玉女掌门人周慧敏,一个是当年的港姐冠军郭蔼明,呵呵。 华姐 把这个角色拿出来说事,或许有喧宾夺主的嫌疑,可她却是楼主在全剧中最喜欢的女性角色。被称为“毒蝴蝶”的她年轻时跟随大毒枭周济生打天下,心狠手辣,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作为江湖儿女,她有她的不得已,可楼主看到更多的却是她对丈夫的柔情似水,体贴入微,而且爱憎分明,善解人意,所以尽管上镜率低微,并且早早就在枪战现场心脏病发不幸身亡,还是让人禁不住深深得敬佩和同情。 阮梅&龙纪文 方展博生命中的两个女人。大美女周慧敏的演技一向被批得体无完肤,可在《大时代》中对角色的领悟却颇到位,将一个美貌却不幸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痴情女子的形象塑造得让人称绝。就连她的斤斤计较都让人觉得好不可爱,并且越是这样,越是能衬托出她对方展博的一往情深。陪方展博苦,陪方展博疯,为爱情可以不顾一切,勇敢而坚强,属于成功男人背后的小女人形象,除了过于算计,应当是大多数男人心目中理想的梦中情人。可惜最后还是逃脱不了注定的命运,不过能死在心爱男人的怀里,也算是死而无憾了——一定要说遗憾的话,大概是方展博刚熬出头她就挂了,完全没享受到财富所带来的无穷乐趣吧。人,又怎能跟命运对抗呢? 龙纪文是该剧中仅次于罗惠玲的悲情女性角色。罗惠玲至少还得到过方进新的垂青和承诺,可在方展博心目中,龙纪文至多是一个红粉知己,而绝非合适的人生伴侣。也许郭蔼明的粉丝会认为这只是两人相见恨晚,楼主却以为不尽其然。龙纪文也是一位敢爱敢恨的刚烈女子,但给人的印象始终是冲动有余冷静不足,在温室里呆得太久,不懂得大千世界的人情世故。尽管她一直尽心尽力得帮助方展博,可在方展博看来或许是种压力和负担,自幼就经历家变的方展博怎么可能爱上一个野蛮任性的千金小姐,更何况对方的老爸还是间接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他对龙纪文的感情更接近感激和同甘共苦的友情,而绝非刻骨铭心的爱情。所以龙纪文的一生是最无辜和凄凉的,母亲是风尘女子,并且自幼就与母亲骨肉分离,孤独,闭塞,没有朋友,而带走自己的父亲在看透其他子女的无情与不孝后,又不分青红皂白得将她扫地出门,好不容易让父亲相信了自己的一片孝心,没过多久虽是因果报应,可毕竟是方展博间接将龙成邦送上了绝路,结局是无论从自己的主观认知上,还是从方展博的感情上都成为败者,被挤出这场三角恋,再次孤独得离去,一无所有,惨淡收场。[编辑本段]相关内容 《大时代》爱情篇 三大刻骨铭心的爱情: 罗惠玲和方进新 张曼娟说,爱上一个人,就是世间最大的沧桑。只是阿玲的沧桑,那样艰难,那样曲折,那样让人心酸又敬佩。 还记得那枚戒指吗?那枚戒指,是阿玲花二十块钱买的,她问方进新要二十块钱,他给了她,她取出戒指,告诉他原委,伸出手,忐忑腼腆,等他戴上,他感动,却在戴上的一刹退缩,把戒指放进衣袋。要她等他,他会回来。 她等,却没等到。在找她的路上,他被丁蟹殴至重伤,神志昏迷,犹勉力支撑,在泥土与血泊中,挣扎着寻找那枚戒指,握在手心方不支倒地。她到医院寻到他,他失却记忆,她自他紧握的手心取出戒指,自己戴上。然后,她肩负起照顾他和抚养他四个儿女的重担,我总觉得,当阿玲的手指戴上这枚戒指的时候,就意味着她以后的生活离不开苦累,面对着失去记忆生活无法的自理的方进新,面对四个尚未懂事成人的孩子,她无怨无悔。深夜里她手上的戒指一点微光,却是最灿烂光华,唤醒他的记忆,他费力地说:我是男人,我要找工作,我要养你们。 同样是这枚戒指同时又是方进新被丁蟹打伤时唯一记得要去寻找的东西,他趴在地上,拼命的摸索,丁蟹不懂,他永远也不会懂,过了十几年他同样没懂。他竟然一直以为阿玲喜欢她。当他看到奄奄一息的阿玲同样在地上寻找那枚戒指时,他还在迷茫。而这时阿玲找到了这枚戒指,如同十几年那样,带着微笑为自己戴上,然而这次的微笑却是临死前的最后一丝欣慰。而当阿玲在漫天的白色泡沫中寻找那枚戒指时,镜头切换到了当年方进新受伤时摸索戒指的场面,人世间总是有这样惊人的相似吗? 她原本是一个柔弱女子他也只是出于一时的同情伸出援助之手,但她却为了他的爱而爱的他付出了十几年的含辛茹苦,一枚仅值20港币的戒指,20年的人世沧桑,两代人20年的恩怨,两个跨越20年时空,阴阳相隔的爱情,就这样,在这枚戒指上永恒地交汇在了一起。 方展博和小犹太 如果说那枚只值20元钱、却在阿玲身上珍藏了20年的戒指让我们想起了他们生死与共的爱情的话,那么方展博与小犹太之间的感情又让我们想起什么呢?对,是纸飞机,是那首年代久远,听起来却格外亲切的英文歌《红河谷》 纸飞机在展博的身周飞翔,渐渐地,地上满是纸飞机,如同繁星。他朗诵《纸飞机》给小犹太听,小犹太唱起《红河谷》,因为和着剧情,竟觉粤语唱法比素常听到的普通话版还要好听。然后是天涯海角的寻踪,短短的相守,然后分离。三年后,展博回台湾,藉着电视上一首《红河谷》找到小犹太在的小学,藉着歌声寻到她。那一段,让我想起杨过去绝情谷寻找小龙女。一样是身染绝症,一样是满含深情。但是小犹太,却没有小龙女的幸运。 其实《大时代》带给我的震撼,除了悲剧的力量,正义的力量之外,就是爱情的力量了,爱情可以让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女孩无怨无悔地挑起生活的重担,在心爱的男人惨死之后,硬是凭着一股惊人的力量把根本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四个孩子拉扯到大;爱情也可以使一个多花一毛钱都急火攻心地"小气鬼"心甘情愿地拿出半辈子的全部积蓄支持自己的心上人。爱情的力量居然还可以使小犹太--这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见了蚂蚁都要让三分的"病西施"在黑社会面前挺身而出。还记得小犹太去求大毒枭周济生那场戏吧?小犹太温言相求丁氏兄弟放过展博,无济于事,她突然上前,凶狠地揪住丁孝蟹的衣服,厉声说:"方展博是我老公,他要是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就在片刻之前,丁孝蟹狠绝地说出:"我连我最心爱的女人都敢把她摔死!"酷悍如他,也被骇住,不仅因为周济生的势力吧?也因为一个弱女子突然间如同猛狮吧。看到这里,感动之余还觉得痛快,一向对小犹太的悭吝节俭不无厌烦,因那一幕,对她的印象全然改观。 方婷和阿孝 他们的爱情就是一场爱情与仇恨、梦想与现实之间的抗争与挣扎。一开始仇恨是占了上风的。方婷始终躲着丁孝蟹,但在一个雨夜,当孝蟹的伞为她遮住风雨的时候,仇恨仿佛被溶解了。丁孝蟹为了看望她,不顾安危踏入另一个与之结怨的黑帮的地盘;为了不爽约,他也可以带着重伤赶到码头与她见一面。而方婷也宁可被赶出家门,也要和丁孝蟹在一起。爱得轰轰烈烈。在仇恨逐渐占领双方的心灵的时候,他们都做过抗争,孝蟹可以丢下他奋斗是10多年的事业,和她远走高飞。但最后仇恨还是胜了,胜得优势那么明显。丁孝蟹为了报复方家让他爸爸坐牢,可以亲眼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被自己指使的人从楼上扔下,粉身碎骨的摔在自己面前,不知道他当时可有流泪?即使有,他也会很快擦干的。而当时的方婷不知道有没有想起她和丁孝蟹相爱那段岁月。 还是最喜欢这一段: 当她爱他时,明知他是杀父仇人的儿子和黑社会老大,却不惜违备家人的意愿,冒着台风去大屿山去找她所爱之人。 他爱她时,不惜在群敌环伺中去接她去喝最好喝的甜水。在身负重伤时还去赴她的约。甚至想抛开老父及亲兄弟,只想与她移民异国。从头开始,与她共渡一生。 她不爱他时,无论他怎样苦苦哀求也无济于事。不和他走,也不给他一丁点儿时间。 他不爱她时,没有余地的,甚至在自己的弟弟下了终极格杀令后,不给她留下一线生机。在她被推下楼的那一瞬,他流泪了,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而流泪,他给过她机会,是她无法逾越心中的顾虑而拒绝了他。这不能怪他。眼泪擦干后他还是一个枭雄,只有亲情再无爱情的枭雄,做事狠、辣、绝情。他还是爱她的吧? 她被推下楼的一瞬,不知道是否会想到他,她当然知道是他下的手。 方展博的心: “Carring away all my sads” 在展博朗诵过两遍的那首英诗里,我只记住了这一句,和他念出这句的神情,那一丝惆怅的余韵慢慢消逝在他黯然的脸上。“all my sads”,谁能清点他所有的伤悲,又有什么力量能带走他所有的伤悲,纸飞机漫天飞舞,落了一地的梦想,他的伤悲仍停留在原处,深深埋在那颗沉默的,紧闭的心中。 突如其来的灾难使他无忧无虑的幸福童年骤然落下了帷幕,便如一首华丽的乐曲弹到最流畅的时候突然断了弦,让人来不及反应过来,那刺痛便深入心扉,便这样曲终人散了。离开那所那自出生便住着的大宅时,他固执地,费力地一次又一次地将已然无用的玩具脚踏车搬上那辆已经堆满货物的车上,从那时起,他从不愿正视那些幸福的消逝,从不愿承受那椎心刺痛的伤痛,直到把苏醒的方进新接回家来,才给他带来一丝希望。他耐心地教他系鞋带,分报纸,连玲姐也感到失望的时候,他却从不丧失耐心,从不放弃这个握住幸福的机会,他的脸上重新绽放出属于少年的纯真笑颜,直到亲眼看到丁蟹在他面前打死了方进新,在他哭喊出:“爸爸死了”的那一刻,所有的希望从此葬送,最后一根琴弦嘎然而断。 他有着一颗属于天才的心,或者比别人更加聪慧,也比别人更加敏感和脆弱,象个精雕细琢的水晶工艺品,被一棒打成粉碎之后,根本无法将它们一片片捡起来,拼起来。两个家庭的痛苦固然都很深重,但丁孝蟹这个长子还有担负着抚养弟弟的责任和总有一天一家团聚的希望,方展博同样是长子,却担负不起这付生活的重担,更承受不起这心灵的痛苦。复仇是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团聚是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责任是他完全陌生甚至于视而不见的负担,看见家里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情都会让他想起那些永远是噩梦的过往,那些如烟似梦的幸福和如今一家的清苦贫寒都让他难堪,任何往事一旦触碰都是如撕裂伤疤般血肉模糊般的痛,他选择逃避到昏睡里去,逃避到玩世不恭,自暴自弃里去。 在自暴自弃里,他遇到了小犹太。 他既不愿面对这个穷困潦倒的事实,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逃避痛苦,没有人能“carry away”他的痛苦,他只能挖个坑把自己和痛苦全埋起来,可是玲姐不准,她要把他从他封闭的世界里生拉硬拽出来做一个真真正正的人;方芳不准,她要声嘶力竭地让他面对这个真实的世界和他自己需要面对的责任;丁益蟹不准,他要对他极尽侮辱让他明白这个世界不是他封闭起来就完事大吉的;丁孝蟹不准,同是孤儿的生涯里成长起来的人在他面前炫耀着另一种人生;叶天不准,他要把他从垃圾堆里捡出来擦干他身上的灰尘让他看到自己原来是块金子。 “你是方进新的儿子!”当头棒喝便是如此,方进新永远不能死而复生,可是方展博可以一飞冲天,当他精神抖搂一扫颓态地出现在股票交易所的时候,其实何尝不是另一种“死而复生”。他已经把十四年的醉生梦死忘得干干净净,把家人对他的埋怨置之不理,把丁益蟹给他的侮辱抛诸脑后,他不想报复,不想忏悔,只有雄心万丈,方展博成功的那天,万人瞩目地看着他,方进新也会重新活在别人的心里,他要他的父亲和他一起重生! 死而复生后的方展博遇到的第一个人是龙纪文。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他最爱的人是谁。尽管我从头看到了尾,我看到了他和阮梅在证券交易所里紧紧相拥,映衬着龙纪文一张黯淡流泪的脸,他终于做出了抉择,终于把他的幸福给了其中的一个女人,是即将失去生命的那一个,可是对于应了自己“一生孤独”的诅咒的那个女人,当真只是红颜知己,当真只是好朋友吗?我真的看不出。 如果我是方展博,我也从无选择,我明知爱情没有多选题,可是这两个选项都那样的扣人心弦,“你们两个一个娇,一个俏”,丢不下你也舍不下她,或者那一日展博指点着两人说:“一个大老婆一个小老婆,谁也不许争。”才是他的真心话,就象张无忌心里的梦想其实是“四女同舟”一样,只是命运逼迫作出选择的时候,才能从中分出“此爱”与“彼爱”当中微妙的差距,然后,仍然需要“忍痛”割舍掉其中一个。 小犹太象一阵清风,慢慢地,柔柔地,一天一天,一缕一缕慢慢地袭进了展博的心房;龙纪文象一团呼啸的狂风,误打误撞,风风火火,挟带着无以伦比的决心,也撞进了展博的怀里。他对清风甘之如饴,对狂风也乐此不疲,只是留住了明月留不住风,今生无缘共同拥有罢了。 两个女孩与他的初见,都起源于“斤斤计较”,小犹太五十一百地跟他讨价还价,龙纪文死缠烂打要报复他推她下车,一个锱铢必较,一个有仇必报,都会拉着他的胳臂对他又踢又打,态度之坚决都是半斤八两。 当她们都爱上方展博之后,态度之坚决也是半斤八两,谁也不肯放弃,谁也不肯认输,谁也不肯妥协,为了救出方展博一命,龙纪文可以跪在父亲面前苦苦哀求甚至发下毒誓,小犹太也能够守在周济生门前寸步不离,曲意讨好;龙纪文可以抽起一把椅子砸向丁孝蟹,小犹太也可以揪住他的衣襟凶悍地威胁这个一根手指就能捏死她的人。可能也是因为这样,在离开展博的几年里,她们才能结伴同游转了大半个地球,亲密友爱得象一对亲姐妹,在性子上她们看似水火分明,实则殊途同归,为了她们所爱的人,她们同心协力,一往无前,勇敢无畏,甚至连自己是否能够入选都没有把握,仍然无悔。 展博呢? 在那个和小犹太唱红河谷的静谧的夜晚,爱情如睡莲一般悄悄地绽放在两人的心里,美丽,洁白,香气四溢,那温馨的伤感的对望,和谐的歌声飘散在整个夜空中,“carry away all my sads”几乎已经不是梦想,那个收集了他所有纸飞机的女孩,也收集了他的伤悲和梦想,静静地为他守候,等着他转过身子望向她的那一刻。她终于等来了这一刻,却是她要离开他的时候,大客车上她慢慢地清点他给她的一样一样小东西,也清点着他对她一点一点的心动,出租车里他听着她为他录的一首一首歌曲,也听着她向他倾诉的一句一句心声,他慢慢地缩下身子,慢慢地压抑住心里的不舍和留恋,车子虽然南辕北辙,两颗心却越贴越近。 在那个和龙纪文奔向大海浸得浑身透湿的夜晚,他满心的伤痛和担忧,小敏在他咫尺之遥的地方跃下楼去,此后未知的灾难预言般在他心中反复辗转,他奔向大海让冰冷的海水将他浸透时,龙纪文毫不犹豫地奔向他的身边,和他共同承担这沉重的痛苦,他沉默的时候,她代他咒骂老天。两个湿淋淋的人在明月映照的海面下相对,两颗悲伤的心也在慢慢贴近,她为他带上贴身的金链时,他抚上她的面颊,那一刻他隐隐有吻她的念头,最终只是一个深深的拥抱,望着她飞奔而去的背影,他眼里除了感激,更有留恋,还有什么?是一丝难以克制的情意吗? 这两个女孩,要对哪一个不动心,不动情,都难,都太难了。 一个可以用一份温柔带走他的伤悲,一个可以用一份坦荡分担他的痛苦,无论是“小犹太”还是“疯婆子”,都是他赐予她们的称呼,可是他却不能同时赐予她们两份爱情。 展博流落到台湾的时候,两个女孩一起找到了他,他还在教小孩子叠纸飞机哼红河谷,表示小犹太对他而言是“刻骨铭心”的,可是无论有多困苦,他终于还是把龙纪文的金链宝贝一样留了下来,何尝不是为了同样的“刻骨铭心”。小犹太留下陪他甘苦与共,是因为不舍得他一个人苦熬,龙纪文选择离开,是不忍心看他这样为难,留下也是爱,离开也是爱。他全是知道的,所以对留下的小犹太许下了“将来娶你做老婆”的誓言,也为离开的龙纪文守住了变卖所有家财之后唯一留下的金链。 他陷身于苦难的时候感激小犹太的相依相伴,他脱离苦海的时候却飞奔去与龙纪文一同庆祝,为两个睡着的女人盖被子的动作同样轻柔,投以同样深情的凝视,他总是拉起两个女人的手,甚至只身回到香港的时候,怀里也抱着两个女人的拖鞋,一个都不能少。 对方展博而言,我只看到了一个也不能少。 龙纪文陪了他三年的时间,小犹太离开了他三年的时间,他将她的照片藏在皮夹里,在看到只剩了一瓣的橙子还细心地用保鲜膜包上藏在冰箱里就恍然大悟,看到电视里她弹奏红河谷的样子便怅然若失,那是因为这三年里,他失去了小犹太。倘若这三年里小犹太一直留在他的身边,冰箱里经常会有一瓣用保鲜膜包好的橙子,却少了龙纪文的开怀大笑和爽利的声音,他是否也会藏起她的照片,会在三年后看着街头开着跑车飞驰而过时,某个俏丽的短发女孩的背影同样怅然若失? 小犹太想用离开来唤醒他的真心,她没有等到。 龙纪文想用相伴来唤醒他的真心,她同样没有等到。 相守也罢,分离也罢,他仍然用一句“一样,都是一样的”来逃避这个抉择。 如果他仅仅是不想伤害其中一个,那么不想伤害到这种地步,是否证明这两人在他心中的份量相差不过毫厘,只是这种不想伤害,最终却让两个人都受了伤害。两颗受伤的心齐齐选择离开,互相偎依取暖,等待着他下定决心结束痛苦的一天,这一等,又是四年。 他为小犹太准备了八个戒指,准备了满腹的真心话,全都是真的,可是没有龙纪文的首肯,他不知还要把这些话藏多久,是她肯退了,小犹太要死了,才最终让他作出了选择。他一直想娶的人是小犹太,可是如果他没有同样藏了满腹的真心话要对龙纪文讲,如果他对她没有藏了很深的情,那么,是什么阻止他迟迟不向小犹太表白,是仇恨吗? “仇恨”这个理由在四年前台湾的那个下午就不称其为理由,那是一个要求他二选一的时候,不是要求他在仇恨与爱情中选择,而是要求他在爱情与爱情中选择。他拒绝选择的是两份同样份量的感情,两个女人离开是因为分不清他对谁更重一些。如果他肯用仇恨作为理由,或许两个女人仍然愿意留下来等待,赌一赌命运,赌一赌情。 没有人怀疑他爱小犹太,可我很怀疑他也爱龙纪文,一个男人是否能够同时爱两个女人? 女人希望不能,而男人却知道,是可能的。不是不能爱上两个人,只是因为不能选择两个人,他对小犹太的爱,终于有机会让她知道了,可是他对龙纪文要说的话,却永远被藏在了心里。 我甚至怀疑,他对小犹太的加倍珍惜,是缘于他从开始就知道与她之间没有“永远”。而当龙成邦死的那一刻,他与龙纪文之间,也再没有了“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