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刘行没有说话,反而是看着种师中苦笑了一下。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见到刘行的苦笑,种师中开口道:“翎儿,不要难为你刘师哥了。且不说门规森严,你父帅也不能违了开山祖师留下规矩。你刘师哥天生对功名利禄便不屑多顾,不然以他四次悬壶之功绩,至少我和你父帅已可为他保举个翰林良医。是他自己坚决不同意,才会白身进太原的。他若有办法,不用你求他他也会帮我救治。老夫也深知,天地间无人可使我再行修炼,只能苟延残喘、度完余生。”
在种师中说这些话的时候,刘行心底却在暗想:不是小爷不想功名利禄,实在是不想给那俩昏君坑死。生不逢时,何必求官。与其为了一时的荣华富贵去发给昏君当臣子,还不如逍遥天地间、做个凡人更自在。 不知道刘行心底所想,种师中还以为刘行仍然是为种雁翎的苦苦哀求低头沉思。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他话至半句,回首望向刘行:“好了,行儿。并非你学医不精,修行之事,老夫比你等知其根由更多。非你无能,实为老夫早已舍身取义、打定以死报国的主意,才使得有今日这境况。”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被他的话拉回心思,刘行抬头看着种师中说道:“师叔一生戎马,纵是现在功力全失、无法恢复,仍可为我等做主帅。行军作战,经验是最大的制胜法宝。更何况,师叔您于兵法上的造诣,观今天下可匹敌者罕有。所以,还望师叔不要过于自馁,一切请以身体为重。”
含笑点头,种师中道:“不错,不枉我与兄长多年来的对你的教导。很好,如此规劝老夫,远比他们哭丧个脸在这里吊唁老夫一般要好太多了。”
一听到种师中这样说,厅内众人全都是愕然一愣。看到他们表情,不用他们说话,刘行也知道准是各个心中暗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好了,不要围着老夫这里了,我们说一下正经事吧!”在众人苦着脸齐望向种师中时,他突然正色道:“河东路第一将、宪司判官,除老夫外、行儿现在应该是这山谷中职阶最高之人了吧?”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眼见种师中说话时目光投向他,曾炜杰点了点头:“是的,而且此山谷中原有一仙君做谷主,他与苏东、苏权等兄弟说,此谷宿主是刘兄弟。而刘兄弟,则是天外飞仙,将可逆天道、阻止魔涨道消之人。”
“哦?”听得此言,种师中侧头看着刘行,微笑着说道:“难怪八弟去世前说他夜梦仙人、言逆天之人已藏于我豹林谷中。当时八弟说是你这小儿,我还以为他是怕你在他去世后再受欺凌才故弄玄虚的。如此说来,一切都是天缘早定了?”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科幻片推荐